🦔

霸道人设从头发丝儿一直加持到脚趾盖儿

【卜岳】Winter Story【一】

新的季度开始,ymh甜蜜得忘了已经隔季了,起床的第一件事还是兴冲冲去拉冷冻柜的门,“凡子!我们今天去……”,迎面而来只有一团冷气,脑子当机了一会,而后佯装淡定地吁了一口气,“嗯,走的时候怎么连招呼也不打,这个淘气鬼,说好要煲姜汤给我暖身子的,又唬我”,ymh努力眨了眨红了的眼睛,双手捧着呼哧扒拉了下脸,转身穿好衣服,出门上班了。今天,外面格外晴朗。

像个童话故事,看了有点小伤感,尤其是我看完之后能联想到的反而是离别,这不是啥好的长评,蚂蚁酱太太给我的感觉是时刻童真,不开心的时候,看看她的文总能开怀一笑,简简单单的故事,又很温馨。大风凛冽,你进来会喝到一杯暖胃的普洱茶;酷暑难耐,准备好的各种碳酸饮料能瞬间freshen你透心凉,心飞扬(dbq,这里我真的被自己土到了)。

我很喜欢小岳在回家路上的状态,有种大家都不知道我的小秘密,这份喜悦是我个人独享的感觉。说了这么多废话,也没啥逻辑,第一次长评献给你哈哈哈哈哈哈。

爱吃瓜的蚂蚁酱:

【脑洞…就这么来了_(:з」∠)_】
【雪人凡X人类岳】
【应该大概或许…还是小甜文吧(⊙v⊙)】

1,

北京的初雪也许会迟到,但永远不会缺席。

刚下班的岳明辉把自己裹进浅棕色的羊毛大衣里,驻足抬头看着天空飘下的初雪,大而密的雪花挂在他长长的睫毛上,他低下头揉了下眼睛。又脱下手套让晶莹的雪花在他的手掌慢慢融化。半张脸被埋进深棕色的围脖里,然而笑容还是从翘起的嘴角漏了出来,眼睛也同时眯成了两弯月牙。

他在下班拥挤的人群中兴奋得蹦了两下,引来不少侧目。毕竟长得好看的傻子不多见…更多的人则是在想,这人怕是第一次见到雪吧…

其实岳明辉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,能自如的在下班高峰挤进人满为患的地铁里。现在他的半张脸被贴在车窗玻璃上,以倒C的造型卡在地铁拥挤的人群里,手脚都动不了。

但在到站的瞬间,岳明辉还是能灵巧的以最快的速度下车,然后三步并两步的跨上扶梯。因为飘雪,地上有点湿滑。岳明辉只能踩着小碎步啪啪的快走,嘴里哈出的冷气形成小片的白雾。

经过面包店时,选了一份圣诞雪人造型的蛋糕。掰着手指数数,然后问店员拿了两个数字2的生日蜡烛。

2,

回到家,岳明辉直接甩飞鞋,扔下电脑包,把蛋糕稳稳的放在桌上,就冲进储藏室推出放了三个季度的冷冻柜。手忙脚乱的在卧室里插上插头,看到还能正常使用长舒一口气。

抱着胸似是想了会儿,又一拍手。打开衣柜,从一大堆杂乱无章的衣物里,扒拉了半天,找出了那几件不是自己size的衣服,笨手笨脚的叠叠好,放在床头。

忙活了大半天,岳明辉摸摸额头上的薄汗,竟然忙热了。他打开卧室的窗户,又打开客厅的窗户,大风裹挟着雪花吹在岳明辉的身上,冷得他一哆嗦。

“嗯,这个温度正好。”他喃喃自语,搓搓双手哈着气,吸吸鼻子,穿着大衣缩在沙发上看着表。

3,

晚上11点以后,雪渐渐变小,地上也多了层厚厚的积雪。

岳明辉赶到楼下,四处张望,看周围无人。哼哧哼哧的用双手堆出个雪人,很大,足有一米多高。又把T恤长裤和小裤衩埋在雪人旁边,往雪人头上放了顶鸭舌帽。

最后,拍拍都是雪的手,弯下身,在雪人的嘴唇附近亲了一口。

4,

12点刚过,岳明辉坐在沙发上紧张的盯着门口。

‘叩叩叩’的敲门声响起。

岳明辉像只兔子似的蹦到门口,高兴的开门,然后把手里的彩带筒‘嘭’得打开,软软的说着祝福的话,“凡子,生日快乐!”

来人有一米九那么高大,穿着的T恤看上去有些小了,鸭舌帽下是张帅气脸庞,只是站在被彩带缠住的样子有些滑稽,他反手把帽子拿下扣到岳明辉的脑袋上。

“怎么每次都搞这些55667788的~”这么说着,却是笑的特别开心。

看着卜凡踏进家的那刻,岳明辉心想,真好…

下雪天,真好!

评论

热度(99)

  1. 🦔爱吃瓜的蚂蚁酱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新的季度开始,ymh甜蜜得忘了已经隔季了,起床的第一件事还是兴冲冲去拉冷冻柜的门,“凡子!我们今天去...